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 纳兰性德《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 苏轼《水调歌头·丙辰中秋》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 毛泽东《沁园春·长沙》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 孟浩然《春晓》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十年生死两茫茫。 ——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 李煜《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 刘方平《春怨》

每日一诗

李晔

巫山一段云

唐代 · 李晔 340人阅读

缥缈云间质,盈盈波上身。袖罗斜举动埃尘,明艳不胜春。翠鬓晚妆烟重,寂寂阳台一梦。冰眸莲脸见长新,巫峡更何人。

阅读古诗

巫山一段云

缥缈云间质,盈盈波上身。袖罗斜举动埃尘,明艳不胜春。翠鬓晚妆烟重,寂寂阳台一梦。冰眸莲脸见长新,巫峡更何人。

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题僧壁

舍生求道有前踪,乞脑剜身结愿重。大去便应欺粟颗,小来兼可隐针锋。蚌胎未满思新桂,琥珀初成忆旧松。若信贝多真实语,三生同听一楼钟。

水龙吟(癸卯元夕)

澹云笼月微黄,柳丝浅色东风紧。夜寒旧事,春期新恨,眉山碧远。尘陌飘香,绣帘垂户,趁时妆面。钿车催去急,珠囊袖冷,愁如海、情一线。犹记初来吴苑。未清霜、飞惊双鬓。...

水龙吟(用见山韵饯别)

夜分溪馆渔灯,巷声乍寂西风定。河桥径远,玉箫吹断,霜丝舞影。薄絮秋云,澹蛾山色,宦情归兴。怕烟江渡后,桃花又泛,宫沟上、春流紧。新句欲题还省。透香煤、重牒误隐。...

三部乐(黄钟商,俗名大石调赋姜石帚渔隐)

江ED42初飞,荡万里素云,际空如沐。咏情吟思,不在秦筝金屋。夜潮上、明月芦花,傍钓蓑梦远,句清敲玉。翠罂汲晓,欸乃一声秋曲。越装片篷障雨,瘦半竿渭水,鹭汀幽宿...

最新诗歌

偶遇

春季光临一样

你不知不觉中悄悄走来

遍地就泛起油油的嫩绿

不用很久很久的了解

不用很长的话去熟悉

坐下来离得很近

手不知该放在哪儿

目光却十分任意

一阵阵浪花般的笑

偶尔一会儿火山似的沉默

都在一层层接近

从心里荡漾又沉浸到心里

天晚了,你该回去

什么也说不出

紧张中笨拙地挤出一句不相干的话

不敢希望你再来

就不能留住你

你长得不漂亮

就是忘不了你那副神气

一双温泉似的眼睛

怎么望也望不见底

你走了,真的

象有一天早上的太阳

只剩下我

盯着那块你划来划去的玻璃

在我们偶遇的地方

走来走去

不能说,不敢问,不一定再见时

能感到不

我想念你

帮你挤上汽车

你隔着窗户向我招手

一遍又一遍

我站在车站也象一辆公共汽车

不知该怎么办

时间在那儿是一瞬间,以后又那么慢

固定的路线牵引着我们

夜班车拉开

我们之间的距离

傍晚,在海边

你月亮一样

在我的桅杆前上升

傍晚,在海边

一声不吭

你总不开口表白

可我感到了

你的眼睛和心灵

很亮,很透明

你老躲在我身后

牵来满天明亮的星星

可山路上和每朵浪花里

也都有你的身影

我已睡了

你还守着我的梦

一动不动

我们相识在海上

深冬一个很冷的夜晚

分别在一片朝霞里

现在,我已离开那很久

走得很远很远了

可你还在送我

在那片雾一样的山楂树林

那条泥泞的羊肠小道

在那片深深的没有太阳的天空

在昨天和今天

天黑了

每条嘁嘁喳喳的小巷都睡了

末班车也已开出

他还没躺下

闹钟嗑着时间,嗑着他

许多人传说

他老了

他是开始变得象琥珀

象那片秋天里深红的夕阳

象从大海心脏游上岸的一朵浪花

他琢磨出数不清的雨花石

他曾是春天里的桑蚕

可他的青年时代遭遇了梅雨季节

留给他的只有花了的眼睛

和斑斓的白发

他离不开拐杖了

怎么能象比春天更明媚的姑娘和小伙子

二十五岁时,他晚婚

没想到一晚就是二十四年

四十九岁

他结婚……

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

添了一个人,又添了一个

依然只能听到“沙沙沙”的笔声

他规定每天只和妻子谈半个钟头

半个钟头温柔体贴的话

他很爱她

妻子等着丈夫

孩子等着爸爸

读者等着诗

他自己呢?

他说:“年轻不能以年龄计算

   应该以心灵……”

他老吗

他的笔象他的血管一样

颤抖着但依然流淌着

他拄着拐杖和孩子们去公园坐木马

年轻人要他回忆童年,他又糊了一只风筝

他的诗也是一块琥珀

他海一样背着太阳跑着,跑着

脸晒得那么黑

你看他秋天般笑着

你看他那时间一样的步伐

那满头雪一样白发

今天,我们——写在青年节那天


今天,是青年的节日

过节,一大早大家就跑开了


象孩子一样叠了一排纸船

放它在脸盆里航行

吹一群五颜六色的气球挂满屋顶

又唱起了那支唱不好的歌


真的,我们过节

空气里挤满了欢声笑语

门和窗口开放着笑脸

阳光为我们张灯结彩


心里话瀑布一样奔腾直泄

突然发觉

样子比爸爸还显得老

真不该老低头背单词

一个人躲进黑影里抽烟


我们有无边无际的希望的原野

有没被踩过的透明的天空和一条彩虹

有一条忠诚的小路和自行车

我们过节,真的

把太阳戴在头上

把月亮留在宿舍

把你和我摄进一张彩色照片

不让她们再走


举起啤酒杯什么也说不出

晶莹的脸蛋红了一片,又红了一片

过去和未来的结晶从眼睛淌了出来

真高兴呵


这个夜晚,今天属于我们

我们是青年

今天我们过节

在一个无名小站

谁都没想到

等了五年的车,天天一起挤却没说过一句话

有一天是可能的

那天下雨,你举着花伞,我站在伞中

我望你一直到终点,你一直看着雨

目光始终被一股说不清的感觉打断

顺着雨珠落下,无声地流向马路边

很久很久我在生气

终于有一天,一个小伙子送你,手勾着你的胳膊

你象看表一样看他,什么也没说

穿着五彩缤纷的连衣裙好象等的也不是车子

我远远躲在嘈杂背后,不知在想什么

后来好久见不着你

后来你来了。变了。怀里多了一个吃奶的孩子

后来一直是你抱这孩子挤这车

上车下车,挂钟的钟摆一般

谁都没有注意

有一双眼睛象启明星一样等待过你乌黑的眸子一闪

你似乎也不知道

象那次看表一样看着我,看着人群

看着孩子

看着纷纷飘落的雪花

……

距离在他和他们中间

每天每天的清晨

校园里有线广播都传出嘹亮的歌声

同学们先后从床上起来

可鲜红的太阳常常还没有

在挂满霜花的玻璃上出现

一个接一个背起书包

为听那堂讲不完的神话

为心中那个四季一般的情不自禁的信念

向那条钢筋水泥混凝的道路

向固定的教室

向寂静的图书馆

天快黑了,又匆匆忙忙去打水买饭

他距离每条道路都很近很近

但每条路距离成功都很远很远

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

他不敢

他不敢跟拄拐杖和戴花镜的老年人讲道理

年轻是他唯一的资本

也是他最难克服的缺点

公共汽车上他很少有机会坐坐

他把位置让给了形形色色抢座位的乘客

让给了游人大大小小的旅行袋

人们习惯了他把方便让给任何一个人

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

因为他有的是时间

他是一个青年

他没有自己的房间

因为没有结婚,没有孩子

没有自行车

甚至还没有一位给他写信的女朋友

他只有挺少一些助学金

没有资格,缺少时间,缺少钱

“他是一个青年”

每本谈论青年的书里

都这样语重心长地写着

人类无数空白历史和现实要求他填

现代化一道道命题科学逼他计算

还有墙一样的古籍读者等着标点

一个青年,二十几岁

将来要帮助父亲,也要做父亲

还要澄清混浊了千百年的黄河

沿着原稿纸标准的方格子他走呵走

一行又一行,一遍又一遍

可是,无论星星和太阳

无论日光灯和窗户

都经常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他始终迷信星星和太阳,迷信火山

迷信童年的纸船

在烤人的太阳光

在微弱的蜡烛和路灯下

在宁静得无声无息的日光灯下

他春蚕吐丝一样吐着

路一样不屈不挠一直向前

把希望交给透明的双眼,交给血管

交给砂轮一样一分一秒的时间

天天在微薄的饭菜票中节攒

天天熬到深夜一点

天天规规矩矩排队

天天在每双朦胧的眼睛寻找

热烈的太阳和纯洁的海水

天天在日记里思考和设计联系手与手

心与心、今天和明天的桥梁

征服距离走出太阳系的火箭

天天吸含尼古丁很高的“飞马牌”香烟

宿舍挤,食堂和图书馆挤,车站也挤

没关系,挤有挤的优点

挤,温暖

食堂里的面包怎么又小了

怎么能干的小伙子和纯洁的姑娘

还偶尔无可奈何地失恋

不要紧,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我们向前看

没说,什么都没说

火山一样默默地孕育着,孕育着

什么也没说

今夜属于他,明天也属于他呵

因为他是一个青年